只有适合的,才是最佳的选择
作者:庞清辉 出处:《南京职社教育》二O一一年第五期 2011年5月10日 发布日期:2011年6月3日 阅读:4060次

 

国家的发展、进步离不开高素质的劳动者,离不开适应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需要的高素质建设者和专门人才,而保持和提高劳动者的整体素质,教育是根本保证,其中职业教育为多数群体提供接受教育保障乃至就业保障,为国力增强、国家强大提供了更多、更丰富的人才,做出了应有的贡献、对职业教育发展的蓝图,怎么描绘都不过分;对职业教育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但目前,与国家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职业教育在我国的社会认可度很低, 大部分普通百姓仍不愿意让子女接受职业教育,认为上职校低人一等。事实上,文化是多元的,社会对于教育的需求是多方面、多样化的。孩子究竟适合读高中还是读职校,应该由孩子的特点和长处来决定,两者的选择本没有高下之分,只有适合孩子的才是最佳选择。现在考大学已经不是人生唯一的方向了,上职业学校可以学一门技术,只要肯学习,不愁没出路,只要学得好,人生更精彩。这是《职校生挑战传统求学思维》一文对我们的启示。我市各职业学校也有这类典型案例,我们要大力宣传,做好职业教育招生工作。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学而优则仕”这些沿袭了几千年的传统观念一直向人们暗示贵贱有等、尊卑有别。这些观念与现实中文凭、待遇、晋升紧密挂钩的政策一结合,使大多数“望子成龙”的家长们坚信只有考上大学才有出息和出路。职业教育也因此成为中、高考落榜学生的收容所,其毕业生,常被社会甚至家人和亲朋好友看不起,得不到公正的评价和社会待遇。但如今,年轻一代的自我和率性,是他们中一部分人并不认为上职业学校不如读大学,他们的认可或许为职业教育的未来发展提供了一个出口。
 
与大学生比我挺自信
王凯超(北京1989年出生):
“干技术,越来越值钱,我估计35岁就能开宝马。”
五年前,快高考了,王凯超的父母和别的父母一样,认为儿子只要上大学才能有一份好工作。但是报志愿的时候,他想:我到时候拿着大专毕业证,让父母托关系给我找工作?当很多同学被大学录取时,王凯超选择了在北京工业技师学院学数控。“我就是不愿意浪费时间考大学,就是要学门技术。我还真觉着这是个特别不错的选择,都是面子惹的祸。”
   王凯超在北京工业技师学院从初级、高级工学起,现在已经是初级技师了。还没毕业,工作就被预订了,“真到企业里头,您能把具体问题解决,就是牛人,不管你有什么证。前几天,工厂里特别简单一件事,很多人搞不定,我们一到,噼里啪啦就给弄完了。”这也正是王凯超和上大学的哥们儿坐在一块时有自信的原因。“我觉得我特别自信,真的。很多人一讲就是我爸妈给我在哪儿找工作了,我觉得我真的不用。”
   当然,王凯超也还是觉得自己和大学生比起来有“缺陷”。王凯超碰到过很多机器、机床的说明书都是英语,他的英语不好。说起来自己的专业,王凯超滔滔不绝:所有的钢铁要形成一个形状,都离不开数控(车床)。数控的应用领域特广,它能雕刻出你想要的所有雕塑。“打起仗来,我们也不会失业,我们可以造枪炮。”
对于未来,王凯超特别有信心,“干技术这一块,应该是越干经验越多,越老越值钱。”他琢磨着自己35岁也能开上一个不太贵的宝马,“我要是技术真正能独当一面,企业离不开我,现在企业会想方设法留住这样的人,企业可以给你些股份的。”
王凯超觉得技术学好后,还是要自考个文凭,“必须得把学历拿下来,这是必须的,其实外面还是认这个东西,算是社会给你的压力。”而且,他也觉得自己未来可以干销售,“因为我们真的了解这个(机)床子,要说让我们开床子我们会开,这床子的结构我们也拆过,我从根儿上了解这个东西。”
 
在失意后重塑自我
 汪海燕(安徽省安庆市1989年出生):“见识不同人,不同的事,在每次刁难中,也会成长一次,是不是?”
 2008年,汪海燕中考失利,在广东做饮水机销售生意的爸妈打电话对她说,不要上高中了,来广州这边读技校吧。汪海燕说她爸妈的“思想比较前卫”,不像别的父母非要逼她读大学,于是她在广州学了酒店管理。
汪海燕中职第一学期从餐厅服务开始,到客房服务,到调酒、插花、泡茶各个小环节的学习,到高职又加了旅游管理的课程和实践。“我觉得餐饮吧,让你体验一种优雅,因为你给客人服务的时候,所有的动作都是很优美的,它所有的设计都到位了,能让人赏心悦目。”汪海燕说她寒假去酒店做兼职的时候,别人一看,就说她“肯定是学这个专业出来的。”
汪海燕说她和身边的同学想法都一样,愿意从一线做起。“现在大学生跟职校生的能力差得不是很大。我们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优势,但是我们有自己的特点。自己有能力的话,他们能做的我们都可以做。”
升学,考试压力的解除,让汪海燕这几年全身心地投入到自我潜能的开发中。学过酒店的业务,汪海燕总是把家里装点得很漂亮,妈妈也很羡慕她学得的那些插花、调酒和泡茶的技术,“妈妈希望我把学到的这些东西用到生活中去,希望我的生活和审美都有提高,如果以后有条件的话,我会非常愿意去享受这些。”
 
不要浪费时间上大学
何敏(四川生成都市1987年)
“本科、研究生证书不是我想要的,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读个文凭。”
白皙灵秀的何敏是四川省成都市人。高考成绩出来后,何敏也可以读大学,但是她觉得自己实在对学习没有兴趣,而想找自己喜欢做的事,所以她选择了四川国际标榜职业学院,学习美容,学习形象设计。因为她羡慕漂亮的女孩子,也希望把自己打扮得很漂亮。
还没毕业的时候,新加坡一个很知名的企业要来成都开分店,但是找不到合适的员工,所以要找成都本地的学生带回新加坡培训。于是何敏有机会去了新加坡两年,这两年,何敏学了很多理论和技能,从治疗师、初级顾问到顾问,技术更新变化得很快,新加坡的企业还会定期给他们做后期培训和提升,
新加坡的公司在成都的分店开业了,何敏成了这家分店的店长,收入非常可观。现在何敏马上要考一个国际上认可的国际美容师资格证,“本科、研究生证书不是我想要的,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读个文凭。”在做店长这个阶段她要学习的是“礼仪和更高一级的管理”,她平时会去看很多这方面的书。
以前何敏很多读大学的同学,有的继续再读,有的找工作的很辛苦。曾经有些自卑的何敏和朋友在一起却变成了“怕有很大的距离感,担心她们会不会觉得我很傲,怕会压抑到她们”。而妈妈也“和以前反过来了,觉得很好很骄傲”。
 
出息是玩出来的
陈嘉骏(广东省广州市1988年出生):“在(技师)学院,边玩儿边出成绩,不像上高中,玩有负罪感。”
2004年,陈嘉骏初中毕业,可以上个“靠后点的高中”。陈嘉骏就琢磨着:不好的高中,读不下去怎么办,高中这三年起步荒废了?三年后再考个不好的大专,出来后找不到工作怎么办?于是陈嘉骏就看上职业技术学校。陈嘉骏到很多学校参观,当在广州市技术师学院,看到摆着很多机器、像厂房一样的教室车间时,陈嘉骏的“兴趣来了”。
其实,刚开始的时候,陈嘉骏还是有点羡慕上高中读大学的同学,但是,“现在没有了”。大家都刚毕业,“现在好多人啃老,毕业了就在家里也好难混啊。”
相反,同学很羡慕陈嘉骏在学校里做的很多模型和展品。从钳工到普通机床,到数控机床和五轴,从国内的机器到国外的机器,陈嘉骏一路就“玩”得都“很溜”。
也有些事给陈嘉骏的触动很大。以前,航空燃气发动机的理论,是清华空气动力学教授发明的,这个理论在国际科技界引起了很大震动。但是由于国内工艺技术落后,这样的发动机在国内制造不出来。英国进口。“原因就是工艺技术问题啦。”说起这个,陈嘉骏就会觉得遗憾。瑞士钟表业世界闻名,瑞士各种牌子的名贵手表都不是机械化生产的,表的齿轮、轴承都是瑞士钟表工匠用精密器械手工制造出来的。了解造船工业的人也都知道,造船厂一位八级焊工的作用绝不亚于一位总工程师。“他们的技术都超厉害。”陈嘉骏现在不怎么羡慕大学生,他最羡慕这些“大师”。
“也想学到他们的东西,有一种心态,就是什么时候我们可以赶上他们?应该会有那一天的。”所以,陈嘉骏选择了留校任教,没有去企业。学校里现在的五轴等设备是华南地区最先进的,“不是太多人会这个技术,那我留下来,可以带一些技师班的学生。”
职教视频
广州市土地房产管理职业学校承办了全市中职学生电梯安装与维修竞赛,今年广州市首次举…[详细]
网上咨询